政策法规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白皮书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白皮书

    新华社北京10月16日电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今天发表的《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白皮书中列举了大量事实表明,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近20年来,中国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得到了充分的尊重和保护。

  这份近1万字的白皮书共分“中国的宗教现状”、“宗教信仰自由的法律保护”、“宗教信仰自由的司法行政保障和监督”、“对独立自主自办宗教事业的支持”和“对少数民族宗教信仰自由权利的保护”5个部分。

  白皮书指出,中国是个多宗教的国家。中国宗教徒信奉的主要有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和基督教。中国公民可以自由地选择、表达自己的信仰和表明宗教身份。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现有各种宗教信徒1亿多人,宗教活动场所8.5万余处,宗教团体3000 多个。宗教团体还办有培养宗教教职人员的宗教院校74所。

  白皮书说,在中国约30万宗教教职人员中,有佛教出家僧尼约20万人。道教乾道和坤道2.5万余人、伊斯兰伊玛目和阿訇4万余人、天主教教职人员4000人、基督教教牧传道人员1.8万余人。

  白皮书说,中国各宗教团体自主地办理教务,并根据需要开办宗教院校,印刷发行宗教经典,出版宗教刊物,兴办社会公益服务事业。中国与世界许多国家一样,实行宗教与教育分离的原则,在国民教育中,不对学生进行宗教教育;部分高等院校及研究机构开展宗教学的教学和研究。在各宗教组织开办的宗教院校中,根据各教需要进行宗教专业教育。宗教教职人员履行的正常教务活动,在宗教活动场所以及按宗教习惯在教徒自己家里进行的一切正常的宗教活动,都由宗教组织和教徒自理,受法律保护。

  白皮书指出,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中国各宗教文化已成为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一部分。中国的宗教徒有爱国爱教的传统。中国政府支持和鼓励宗教界团结信教群众积极参加国家的建设。

  白皮书说,在中国,各种宗教地位平等,和谐共处,未发生过宗教纷争;信教的与不信教的公民之间也彼此尊重,团结和睦。这既是由于源远流长的中国传统思想文化中兼容、宽容等精神的影响,更是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政府制定和实施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建立起了符合国情的政教关系。

  白皮书说,中国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权利受到宪法和法律的保护。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宗教信仰自由是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宪法第36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同时也规定:“任何人不得利用宗教进行破坏社会秩序、损害公民身体健康。妨碍国家教育制度的活动。”“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不受外国势力的支配。”

  白皮书说,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法》、《民法通则》、《教育法》、《劳动法》、〈义务教育法》、《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广告法》等法律还规定:公民不分宗教信仰都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宗教团体的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教育与宗教相分离,公民不分宗教信仰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各民族人民都要互相尊重语言文字,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公民在就业上不因宗教信仰不同而受歧视;广告、商标不得含有对民族、宗教歧视性内容。

  白皮书说,中国政府颁布了《宗教活动场所管理条例》,以维护宗教活动场所的合法权益。中国政府还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外国人宗教活动管理规定》,尊重在中国境内的外国人的宗教信仰自由,保护外国人在宗教方面同中国宗教界进行的友好往来和文化学术交流活动。

  白皮书指出,中国法律规定,公民在享有宗教信仰自由权利的同时,必须承担法律所规定的义务。在中国,任何人、任何团体,包括任何宗教,都应当维护人民利益,维护法律尊严,维护民族团结,维护国家统一。这与联合国人权文书和公约的有关内容是一致的。无论信仰宗教的公民还是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这也是一个现代文明和法治国家的基本要求。

  白皮书强调说,各国的历史、文化和国情不同,这决定了各国保护宗教信仰自由的实践会有不同的特点。中国在强调保护信教自由时,也强调保护不信教的自由,把两者置于同等重要的位置,从而在完整意义上体现了宗教信仰自由。这是对公民基本权利更充分、 更全面的保护。

  白皮书指出,宗教要与其所处的社会相适应,这是宗教存在与发展的普遍规律。中国人民正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中国政府倡导宗教要与之相适应。这种相适应不是要求公民放弃宗教信仰,不是改变宗教的基本教义,而是要求宗教在法律的范 围内活动,与社会的发展与文明的进步相适应。这是符合信教群众和各宗教本身的根本利益的。

  白皮书说, 80年代以来,中国部分地区出现了一些邪教组织,打着宗教旗号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广大人民群众和宗教界人士对此深恶痛绝。中国司法机关对这类严重危害社会和公众利益的违法犯罪分子依法惩处,正是为了维护公众利益和法律尊严,为了更好 保护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权利和正常的宗教活动。中国司法机关依法惩治犯罪,与宗教信仰无关,中国没有人因为信仰宗教被惩处。当今世界,任何法治国家都不会容忍这类打着宗教旗号进行违法犯罪活动。

  白皮书说,在司法保障方面,中国对侵犯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权利的行为有明确的惩处规定。近年来,中国司法部门依法审理了若干起违反国家有关法律、严重伤害教徒宗教感情的案件,对责任者予以惩处。在行政保障方面,中国各级政府设立了宗教事务部门,对有关宗教的法律。法规的贯彻实施进行行政管理和监督,具体落实和执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政府宗教事务部门不干涉宗教团体和宗教活动场所的内部事务。

  白皮书说,在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政治协商会议中,有近1.7万名宗教界人士担任代表、委员。他们代表宗教界在人大、政协会议上参与国家大事和社会重要问题的讨论,并就政府涉及宗教的工作提出意见、建议、批评或议案、提案。

  白皮书指出,中国的宗教事业由中国各宗教团体、教职人员和信教群众来办,中国的宗教事务和宗教团体不受外国势力支配。中国政府依照宪法和法律支持中国各宗教独立自主自办的事业。

  白皮书强调指出,中国宗教实行独立自主自办的方针,是中国人民在反抗殖民主义、帝国主义侵略和奴役的斗争中,由中国宗教信徒自主作出的历史性选择。1840年鸦片战争后,西方的基督教和天主教被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利用,充当了侵略中国的工具,一 些西方传教士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如,在19世纪,一些西方传教士参与向中国贩卖鸦片和策划1840年英国侵略中国的鸦片战争;在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战争中,一批西方传教士充当了联军的向导、翻译、情报官等,参与屠杀平民;掠夺钱财;19世纪的中英《南京条约》、中美《望厦条约》、中美和中法《天津条约》,中法《北京条约》等对华不平等条约,都有西方国家一些传教士直接参与策划、起草;西方传教士还享有不受中国法律管辖的“治外法权”。在“治外法权”下,西方一些传教士以帝国主义侵略势力为后盾,深入中国内地建教堂,设教区,霸占田产,欺压官民,干涉中国司法,由于一些西方传教士凭借不平等条约为非作歹,激起民愤,引发中国民众与西方传教土的冲突与纠纷,西方列强以这种“教案”为借口,向中国政府施加军事或政治压力,强迫赔款,捕杀无辜,甚至以此为口实发动侵略战争;阻挠和反对中国的反法西斯斗争和人民革命;敌视新中国,策划破坏活动。新中国成立后,罗马教廷数次发出“通谕”,煽动教徒敌视新生的人民政权。

  西方天主教、基督教还操纵、控制中国教会,使中国教会变成西方修会、差会的附庸。中国籍神职、教牧人员和广大教徒处于无权地位。

  白皮书指出,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基督教、天主教坚持独立自主自办方针,得到了广大信教群众的认同和支持,也使教会和宗教活动有了健康发展。

  白皮书指出,中国的宗教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同时在平等友好的基础上积极与世界各国宗教组织进行交往和联系。中国基督教和天主教与世界上许多国家教会建立了友好往来关系。中国佛教、道教和伊斯兰教的国际友好交往也日益扩大。

  白皮书说,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中国政府执行各民族平等、团结、互助的民族政策,尊重和保护少数民族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和风俗习惯。中国政府在致力于促进少数民族地区经济、文化、教育等各项事业的进步,提高包括信教群众在内的广大少数民族群众物质文化生活水平的同时,特别注意尊重少数民族的宗教信仰,保护少数民族文化遗产。

  白皮书说,中国政府尊重国际社会在宗教信仰领域公认的原则,认为这些原则必须与各国具体情况相结合,并通过各国的国内法律来实施。中国政府反对在宗教领域搞对抗,反对利用宗教干涉别国内政。

  白皮书最后说,事实充分证明,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近20年来,中国人民的人权状况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也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保护。中国政府将一如既往地在维护人权包括保护宗教信仰自由方面作出更大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