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回顾中国青年僧人赴日体验禅修生活

中国青年僧人赴日体验禅修生活

  6月9日至18日,中国佛教协会派遣的青年僧人赴日禅修体验团一行五人由河北省佛学院教务长明奘法师带队,在日本临济、曹洞两宗三个僧堂进行了为期十天的禅修交流活动。

  当体验团抵达日本大阪机场时,日中韩国际佛教交流协议会事务局长大西真兴先生、日本曹洞宗大本山永平寺大薮典史先生(1998年在河北赵县柏林禅寺进行参学的七名日僧之一)和翻译马俊民先生到机场迎接。日中临黄友好交流协会事务局长 正隆先生在体验团下榻的京都东急饭店主持了欢迎仪式,并介绍了此次活动的内容与意义。日本禅文化研究所的中川弘道法师详细介绍了五位禅僧在日期间的日程安排与活动内容。

  6月10日上午7:30,体验团一行分别到达指定的僧堂。

  明奘法师所在的东福寺为日本临济宗东福寺派大本山,始建于1236年,是揉和了奈良东大寺与兴福寺两大丛林特色于一身的京都五大丛林之一。东福寺现任管长福岛庆道长老曾多次访问中国,与中国佛教界有着深厚的情谊。东福寺做为临济宗修行道场,每日的法务和修行处处体现“平常心是道”的特色。比如每天3:00起床,3:10—3:50分早课,3:55分早粥,4:10—6:05分坐禅,6:10—10:15出坡作务,12:45—16:30又是下午的出坡作务,18:45—20:20是晚上的坐禅。每天如此,以动中的工夫为主,静中的工夫为辅;以简单素朴的饮食锻炼僧人的忍受力,以紧张繁重、细微耐心的作务来陶铸僧人的意志,以严格勤苦的禅修培养僧人的定力。东福寺的这种施设与中国传统的丛林生活如出一辙,令人感到十分亲切。

  相国寺同样是京都的一座古刹,与中国开封相国寺有很深的渊源,管长有马赖底长老也是中国佛教界的老朋友。觉海和门富两位学僧被安排在相国寺下属的大通院。大通院的住持田中芳洲专门负责两位中国学僧的七日禅修云水生活。因为同属临济宗,故而修行方式上与东福寺大同小异。可能是由于两位学僧年龄都仅19岁的缘故吧,专门安排了他们两次托钵体验。三个小时的行走,威仪整肃的形象,对于破除僧人对自我的执著有莫大的助益。可惜中国由于历史上的种种原因,托钵游化在汉传佛教地区未能实行。

  永平寺为日本曹洞宗大本山,距京都约80分钟的路程。永平寺地处丛山密林之中,环境幽雅,古木参天,是难得的禅修之地。开山祖师为道元禅师。禅师8岁因母亲去世,遂悟人生无常,于京都比睿山出家,24岁渡海到中国浙江天童山随如净禅师参禅悟道,回日本后于公元1244年开创永平寺。正在日本留学的马俊民先生担当灯照和通云两位学僧的翻译,也是体验团在三个僧堂中唯一有翻译的一处。永平寺现有200多名云水僧,为接待中国的两位学僧,寺方从饮食、住宿、法务、交流等方面做了充分的准备。与临济宗正面相对打坐的姿式不同,曹洞宗是面壁而坐,坐禅者不知警策(打香板)会在什么时候打过来,因此更有惕厉耸然的紧张与专注。两位学僧还荣幸地参拜了百岁高龄的永平寺贯首宫崎奕保长老。

  6月16日中午,体验团一行回到京都花园会馆,参加日方举办的汇报和交流会。出席汇报和交流会的有临济宗相国寺派管长有马赖底、广园僧堂师家丹羽文圭、永平寺国际部部长松永然道、比睿山延历寺副执行佐佐木光澄、天台寺门宗财务部长和妙心僧堂、相国僧堂、东福僧堂、正眼僧堂、天龙寺僧堂、立正佼成会京都教会、日中韩国际佛教交流协议会、日中临黄友好交流协会等单位的负责人共23位。日中临黄友好交流协会事务局长 正隆主持会议,他首先向与会的代表详细介绍了此次日中禅僧交换交流活动的过程和意义,赞扬了中国僧人在日期间对修行体验的完全融入。五位中国僧人分别就自己在各僧堂的切实感受做了汇报。明奘法师在做总结报告时向日方介绍了中国佛教协会组织赴日体验团和河北省佛学院落实此次交流活动的有关情况,感谢日方有关部门和僧堂成就这次体验、交流活动所做的一切努力。大西真兴先生、松永然道部长、天台宗佐佐木光澄、永平寺国际部宫川敬之等分别在大会上发言,就日中禅僧更深入、全面、持久的交流体验活动提出了各自的设想和建议。

  有马赖底管长在会上致辞,表达了对刚刚逝世的赵朴初会长的深切哀悼,并回顾了相国寺与中国各寺院间的友好交往,展望了两国禅僧间交流交换活动的前景。他的讲话不时被掌声打断。广园僧堂师家丹羽文圭的祝辞恳切厚道务实,给人留下难忘印象。

  6月17日,体验团一行冒雨参访了比睿山、清水寺和东福寺。各寺院建筑与环境的和谐、环境的绿化与美化、道场的清洁与肃穆,令人难以忘怀。东福寺福岛庆道管长设晚宴招待体验团一行。席间谈笑风生,尤其当福岛管长谈到19年前他率团到只有赵州禅师舍利塔和荒草残碑的柏林寺参拜时的心情,聆听者无不动容。

  此次体验团的交流交换活动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一是得益于中国佛协领导高度重视和信任,体验团完全由禅修僧人组成。二是得益于日本各禅寺大德长老的精心安排,除永平寺在前三天给予两位学僧一些特殊照顾外,象东福寺和相国寺的三位法师完全按照各僧堂的要求在自己所在的僧堂作务、禅修、课诵、分卫(托钵)、斋饭、休息。如果说有例外的话,那就是每天供应一瓶开水。三是缘于体验团认真刻苦的参学。五位青年僧人七天的云水体验,自始至终完全融入在禅悦法喜中,融入在信心与友谊之中,融入在生命的净化与提升之中。禅修生活的艰苦、清淡、紧张、高效等,令体验团成员终生难以忘怀。

  通过十天的学习与交流,体验团学习了许多由中国传出而现已在国内失传的丛林规范,了解了日本僧堂的艰苦、清淡、紧张、严格与效率的方方面面,极大地增强了发展中韩日三国佛教黄金纽带关系的信心。

  (转自《法音》2000年第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