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师说家庭教育之重要

  世乱极致,人各望治,不知其本,望亦徒劳。其本所在,急宜知之。家庭母教,乃是贤才蔚起,天下太平之根本。不於此讲求,治何可得呼。

  母教,第一是胎教,乃教於禀质之初。凡女人受孕之后,务必居心动念行事,唯诚唯谨。一举一动,不失於正。尤宜永断荤腥,日常念佛,令胎儿禀受母之正气,则其生时必安乐无苦。所生儿女,必相貌端严,性情慈善,天资聪明。

  及至初开始知识,即为彼说人之道理,如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等。及三世因果之罪福,六道轮回之转变,俾彼心中常常有所恐怖,有所以翼慕。再令念佛,念观世音,以其增福增寿,免灾免难。不许说谎话,说是非,打人骂人。不许遭贱字纸,遭贱五谷,遭贱一切东西。不许乱吃食物。不许与同里群儿嘻戏。

  稍长,及令熟读太上感应篇,文昌阴騭文,关帝觉世经,俾之有所师法,有所禁戒。一一为其略说大意,以为后来读书之前导。

  幼时如是,愈读书愈贤善,不患不到圣贤地位,光宗耀祖也。否则任性娇惯,养成败类。纵有天资,亦不之读书为学圣贤,则读的书愈多愈坏。古今大奸大恶之人,皆是有好天资大作用之人。只因伊父母先生,均不知教学圣贤,躬行实践。只令学文字,为应世谋利禄之据。其知识之劣下,已到极底。以驯演出只顾我活,不怕人死,举世争夺,民不聊生,终究大众同归於尽之恶剧。此种祸乱,皆彼父母、先生,不知教子弟之道所致。自己纵无大恶,而坏乱世道人心之罪,当与彼子女受恶报於永劫矣。

  吾故曰,教子为天下太平之根本,而教女尤要。以人之幼时,专赖母教。父不能常在家内,母则常不离子。母若贤慧,则其所行所言,皆足为法。见闻已熟,心中已有成规。再加以常常训诲,则习以成性。如融金铸器,模型若好,器决不会不好,以故教女比教子尤为紧要也。以贤母由贤女而来,若无贤女,何由而有贤母。无贤母,又何由得贤子女哉。此种极平常之道里,人人皆能为之。所痛惜者,绝少提倡之人,致为母者,唯之溺爱。为父者,亦无善教。及至入塾读书,为师者,亦由幼时未闻此义,故亦绝不知读书为学圣贤,不教生徒躬行实践圣贤所说之道,但只学期文字,以谋为利禄计,而不知学圣贤有莫大之利益。自己与子孙,生生世世受用不尽。谋利禄,谋之善,不过现生得小富贵而已。谋之不善,现生身败名裂,子夭孙绝者,比比皆是。

  人与天地,共称三才者。以有以先觉,觉后觉,既往圣开来学之功能,故得此尊称。若不以学圣贤为事,则是行尸走肉,为之饮食男女之乐,则与禽兽何异。人之一字,尚是冒名,况与天地共称三才乎。然人性本善,人皆可以为尧舜,人皆可以做佛。而不能为尧舜,不能做佛者,以只有性德,无有克己复礼,闲邪存诚,及修戒定慧,断贪瞋痴而修德耳。此之修德,最初由贤父母师长而启发之。继则自己孜孜不倦,努力修持,虽未能即到尧舜与佛之地位,其去下愚之人,日在人欲中埋没者,已天渊悬殊矣。

  书云:「唯能罔念作狂,唯狂克念作圣」经云:「迷则佛即众生,悟则众生即佛」幸其为尧舜作佛之机在我。有血性汉子,岂肯以此性德,任人欲所锢蔽,永为沈沦苦海之下愚昧众生乎。愿世之为父母、为师长、为儿女生徒者,各各勉之。则吾国幸甚,全球幸甚。

  世俗皆称妇人曰太太,须知二字之意义甚尊大。查太太二字之渊源,远起周代。以太姜、太任、太姒,皆是女中圣人,皆能相夫教子,太姜生太伯,仲雍,季历,三圣人。太任生文王。太姒生武王,周公。此祖孙三代圣人,生祖孙三代数圣人,为千古最盛之治。后世称女人为太太者,盖以其人比三太焉。由此观之,太太为至尊无上之称呼。女子须有三太之德,方不负此尊称。甚愿现在女英贤,实行相夫教子之事。俾所生子女,皆成贤善,庶不负此优美之称号焉。


注:阴騭(zhi4)即暗中做好事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