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佛慧讯 第六十二期

心念的转化

香霈


近日,由於签证问题,必须前往墨西哥。智师陪我去休士顿的墨西哥 领事馆,办理入境证。去时已是上午十点,门庭若市自不待言;而办 事人员的效率实在是——其差无比,面谈二、叁个人就十来分钟,总 要等上一个多小时,问明理由,缴了费用,隔日下午两点,才能拿到 入境许可证。

等待面谈时,智师突然觉得胃酸过多,就迳自下楼去找贩卖部。她老 一向是慢中郎,而我是急性子,她把编号的小单子一并带走,却迟迟 不见人影,眼看就快轮到我的号码了,实在叫人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坐立难安,起来走动更是紧张,啊!急死了!肠胃一向敏感,此时 是一阵阵作怪,绞痛得直冒冷汗!正在危急时,念头突然一闪!啊, 转念啦!慢就慢啊,没什麽大不了的,坐下来好好念佛吧!就这麽一 转,肠胃果真不痛了。

一切唯心造,再次印证,万法不离心。平日欢喜诵念大乘经论,尤以 熟读的《楞严经》卷一,佛陀徵审阿难心之所在,提示真心的问题, 以七处徵心,明真心的真相,继而开演真心与妄心的二种根本,借客 尘来显明见性不动。

如下句子:「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生死相续,皆由不知常住真心, 性净明体,用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轮转。」「…一切众生,从无 始来,种种颠倒,业种自然,如恶叉聚;诸修行人,不能成无上菩提 ,乃至别成声闻缘觉,乃成外道,诸天魔王,乃魔眷属,皆由不知二 种根本,错乱修习,犹如煮沙,欲成嘉馔,纵经尘劫,终不能得。云 何二种?一者无始生死根本,则汝今者,与诸众生,用攀缘心,为自 性者;二者无始菩提涅盘元清净体,则汝今者,识精元明,能生诸缘 ,缘所遗者;由诸众生,遗此本明,虽终日行,而不自觉,枉入诸趣 。」「…如来常说诸法所生,唯心所现;一切因果世界微尘,因心成 体。」「…若复众生,以摇动者名之为尘,以不住者名之为客,汝观 阿难,头自动摇,见无所动,又汝观我,手自开合,见无舒卷,云何 汝今以动为身?以动为境?从始洎终,念念生灭,遗失真性,颠倒行 事,性心失真,认物为己,轮回是中,自取流转。」这几段经文,一 边诵念一边莞尔,对於自己的无明、妄想,真的是可笑至极!

走笔至此,脑海中浮现出,中学时代所背诵过的《前赤壁赋》:「…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此非曹孟德之诗乎?西望夏口,东望武昌, 山川相缪,郁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於周郎乎?方其破荆州,下江陵 ,顺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 之雄也,而今安在哉?况吾与子,渔樵於江渚之上,侣鱼虾而友麋鹿 ;驾一叶之扁舟,举匏樽以相属;寄蜉蝣於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 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 乎骤得,托遗响於悲风。」苏子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 ,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 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 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 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 无尽,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前段是客人吊古伤今,对人生短暂渺小的悲慨。而後段则是苏轼借水 月为喻,以常与忧之理答客,态度乐观豁达,与前段形成对比,气势 也较壮阔。苏轼虽贬谪苏州,寄情山水,而仍不忘家国,所谓「望美 人兮天一方」此心态的表露。有人说:「中国读书人,达则行儒墨之 仁爱,穷则存佛道之胸臆。」如此论议,显然受到庄子和佛教的影响 。苏轼旷达而不偏执的人生观察——「自其变者而观之」和「自其不 变者而观之」和「自其不变者而观之」,更是治疗人生无常之感慨的 一剂良方。

乐观是成功者的源泉,悲观是失败者的主因。这句话深深影响着我。 人生的历程,总是起伏不定。人生所要关心的是过程中的快乐与奉献 ,并非今日得到一个结果,而使结果来满足所有的快乐,生命的意义 是在过程里获得的。当遇挫折、打击时「如果不能改变事实,就改变 想法、说法」这句话,是解决心理障碍的活宝。更可以用来作悲观时 的心理建设,乐观时的创造思考。

一周前,离美返台的上真下华长老,是一位乐观、进 取的长者。他老来玉佛寺弘法月馀,我是获益最多的人之一,他老每 日清晨五点半,带领我们住众在荷花池畔练十方拳。我总是提早十来 分钟,陪他老徒步绕池畔外围二、叁圈,一边徒步运动、一边向他老 请益。他老一再交待晚辈说:「两肩担道义,一心报四恩。」这十个 字,是多麽言简意赅,却是长老在教界几十年来的感受。这种不为名 利表率,堪称吾辈的楷模。

长者风范,是如此平易近人,不忘随时提醒吾辈们,为人处事的准则。 我曾调皮的询问他老:「长老,以您近八十岁的光阴,您老认为人生 是苦还是乐呢?」他老答:「人生是不苦不乐,认为人生是苦或乐的 ,都是虚妄分别。」这样的答覆,真是无限意味。《起信论》的精华 ,在此表露无遗,论上云:「…叁界虚伪,唯心所作,离心则无六尘 境界。以一切法,皆从心起,妄念而生。一切分别,即分别自心。心 不见心,无相可得。当知世间一切境界,皆依众生无明妄心而得住持 。是故一切法,如镜中像,无体可得。唯心虚妄。以心生则种种法生 ,心灭则种种法灭…。」

个人乃属性情中人,一颗易感的心,常是苦恼之源。不该感动时刻, 也常会泪眼汪汪,如此行径是障道之因。这段论文,真是当头一棒。 诚如印光大师言:「…凡有忿怒、淫欲、好胜、赌气等念,偶有萌动 ,即作念云:我念佛之人,何可起此种心念乎?念起即息,久则凡一 切劳神损身之念。皆无由而起,终日由佛不可思议功德,加持身心。 敢保不须十日,即见大效。」

想来,我自己,不过是这个无数星辰中的一个个体——地球上的一个 生物而已,个人太微不足道了。与漫漫宇宙相比,个人又算得了什麽 ?人,不过是物理与化学的综合体,没有真正的自我。若不见性,不 明解脱法,不把自我放到所接触的事物中去,也不把事物和自我对立 ,故无所谓主观,也无所谓客观,无我人相而法相宛然,才是智慧的 领域。

佛教,旨在为人解决痛苦,佛陀因此而离家修行。人,常以自我为中 心去看事物,若事与愿违,则难免心生苦痛。事物乃由缘起、变化、 空、无我、不污染等要素构成。但是,自己被污染、固执、与人争夺 、好与人比较等,或只站在自私的立场去衡量他人,皆是痛苦的原由 。念对不染的事实——真理,产生共鸣,就能舍去自我为之的观念, 以无我去面对他人,如此使自己配合真理并为之同化,这才是佛教的 目的。

在此引述《熄灭之火》,这本书的叁小段文:「阿姜放有位学生常他 抱怨,她在工作上的难题,她想辞职,自己安静的生活;但她上有老 母必须奉养。阿姜放告诉她:「如果你必须与这些事物同处,你就须 找出一种超越它们的方法;这是你能存活的唯一方法。」

阿姜放的另一位学生,家庭和工作都面临严重的问题,因此,他要这 位学生振作起来,「一位有真实生命的人,就必须面对生活及真实的 生命。遇到障碍时,就必须起而对抗;若轻易放弃,终其一生,你都 会放弃。告诉自己,你是由心木所造,不是由朽木而成。」

每个人都与苦同住,然而却不理解苦,这也是人无法从中得到解脱的 原因。了解的苦人,不受苦;不了解的,就是受苦的人。有五蕴就必 须受苦。但,如果你真的了解到苦,你就可以从中过得自在。」

佛教,并非一味强调苦味的人生,其意在於破解众生的执着,唯有知 苦才能了苦。佛法有所谓的厌离心、出离心,此是修学佛法的初步过 程,而非终究目的。厌离和逃避,这当中有极大的差异性;逃避是知 苦却不敢面对苦。厌离是知苦、避苦,而学佛脱苦,是为了疏导问题 。厌离未必离开人间,而是透过佛法的指导原则及其修行方式,使其 对世间现象彻底认知。《中观论》颂云:「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 ;亦是为假名,亦是中道义。」厌离世间是,既知诸法空幻,也就不 起执着和烦恼了。

《维摩诘经》方便品第二,是破斥众生我执、我相最好的一段经文: 「是身无常、无??、无力、无坚,速朽之法,不可信也;为苦、为恼 ,众病所集。」

是身如聚??,不可撮摩;是身如泡,不得久立;是身如??,从渴爱生 ;是身如芭蕉,中无有坚;是身如幻,从颠倒起;是身如梦,为虚妄 见;是身如影,从业缘现;是身如响,属诸因缘;是身如浮云,须臾 变灭;是身如电,念念不住。是身无主为如地;是身无我为如火;是 身无寿为如风;是身无人为如水。是身不云,四大为家;是身为空, 离我、我所;是身无知,如草木、瓦砾;是身无作,风力所转;是身 不净,秽恶充满;是身虚伪,虽假以澡浴衣食,必归磨灭;是身为灾 ,自一并恼;是身如丘井,为老所逼;是身无定,为要当死;是身如 毒蛇,如怨贼,如空聚,阴、界、诸入所共合成。」如何升华心念的 转化呢?总而言之,把握念头,设想自己就是幸福的化身。念头最不 易把握,心如猿、意如马,如何栓心猿、锁意马,却是心性的顶上功 夫。一个人常使自己快乐和幸福的人,此人必然具有高度的智慧,相 反的,一个人常使自己起不幸、痛苦、悲哀的念头,这个人必然愚不 可及。因为一念之差就有天渊之别,佛法说的「一念一轮回」也就是 这个道理。

其次,要使自己幸福,千万不要以为自己占有一席之地,因而划地自 限,一定要扩大广度与深度。再者,要使自己幸福,必须善意的去解 释一切。天有理气象叁天,除了理天属绝对宇宙外,气天象天均属相 对的,美丑、上下、高低、胖瘦、大小,莫不如是。

以上所述,均属积极方面,如何促使自己幸福。此外,在消极方面, 如何使自己免於烦恼,下列各种方法,提供参考:
一、收内心
二、起正见
叁、视因果
四、批评人即口过,被批评是消罪业
五、提升自己,不跟他一般见识。
六、识透真假
七、不要一定跟自己扯在一起,徒增烦恼。
八、不要奢求别人样样跟自己一样。
九、不要太重视自己所拥有的东西。
十、时时引发使人快乐的念头。
十一、天鼎地炉,人居其中,本来就是要受磨??。
《维摩诘经》云:「妄想是垢,无妄想是净;
颠倒是垢,无颠倒是净;
取我是垢,不取我是净。
一切法生灭不住,如幻、如电;
诸法不相待,乃至一念不住;
诸法皆妄见,如梦、如??、如水中月、如镜中像,以妄想生。
其知此者,是名奉律;其知此者,是名善解。」


Issue Index Page

Last updated: 9/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