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人傻事”

线德生

    前些日子,中央电视台报道,湖北神农架守卫部队的官兵们,用微薄的津贴,从农贸集市上买回大量的野生鸟兽,人抬肩扛到大山里去放生。感动之余,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学过的一篇课文《革命需要这样的“傻子”》,是的,如今这类冒“傻气”办“傻事”的“傻子”逐渐多起来了:——云南的一个小伙子,扔下油画笔,跑到环卫工人堆里无偿地去河里捞垃圾;——大连的一位下岗女工,一往情深地推广自己研制发明的垃圾分装技术,虽无回报而犹未悔;——内蒙古鄂尔多斯集团的前副总裁,放着优厚的位置不坐,带领一帮“傻蛋”们,跑进大沙漠里餐沙饮风,营造生命的绿洲……

    这些“傻人…‘傻事”,直令一些后生们目瞪口呆,更让如我一样的消沉者们脸红心跳。许是受了他们傻病的传染,前不久,我竟莫名其妙地也干了一把这样的“傻事”。

    初冬时节,好几天不下楼,心里憋得发毛,偶尔转悠到了南山市场。正闲逛间,突然发现过道上放了一只红色的塑料桶,里面有一团黑乎乎的小东西,挨挨挤挤地蠕动着)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些野生蛤蟆。这个时节,它们本该呆在水塘底的淤泥里休眠,不知怎么却被弄到市场上,晾在干冷的寒凤中,行将成为人们餐桌上的山珍野味了!大概是天冷的缘故,小东西们大部瑟缩着,无言地忍耐着。有几只身强体壮不甘心坐以待毙的小可怜儿,沿着桶壁,踩着同伴的身体,支起两条细长的后腿,仰着头,瞪着眼,渴望着“人类”天良的发现。两支前爪无助地抓挠着,试图跃出这苦难的深渊——蝼蚁尚且贪生,何况恐龙的后裔!

    我心里突然一动,想起了自己干过的残害鸟兽鱼虫以及其他种种缺德事,脸上一阵发烧!想起了自己也曾抡着“旋风筷子”,专拣那些大腹便便的蛤蟆孕妇们往“无底洞”里塞,甩着腮帮子大嚼其尸体及其胎儿们,满嘴流油打着饱嗝装腔作势地“指导”基层工作的情景,心里一阵作呕!‘发蛰惊栖,罪莫大焉,”不知是哪位古人的感叹,那深沉的仁爱之心,那厚重的人生感悟溢于言表——是的,如果人们能够设身处地、感同身受地想一想,谁愿意在沉睡的甜梦中被惊忧呢?谁又愿意被从热被窝里拖出来晾到刺骨的寒风中呢?并且谁愿意经过这番折腾后又要下油锅活活地被炸着吃了呢,如果我们真的承认,‘动物是人类的朋友”,那么,难道“人类’’就这样对待朋友吗!难道这就是“人类”干的事吗!毛主席说过:“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千真万确!人类从动物中脱颖而出已经几百万年了吧,可如果不是这种直立着走路的高级动物们对森林的焚烧、砍伐,对动物的猎杀、残害,对草场的放牧、开垦,对矿藏的开掘、掠夺,甚至于用垃圾污染、糟蹋,用战火摧残、毁灭的话,地球决不会成今天这个样子!难道这一切不是自以为聪明、自以为高贵的“人类”造成的吗!难道面对千疮百孔的生态环境,面对地球村里的其它居民,人类还敢说自己是最聪明最高贵的主宰者吗?

    看看桶里这些小生灵吧,它们就不贪生怕死吗?它们就不厌恶痛苦向往安乐吗?他们就没有生存权?人类不吃它们就会危及自己的生存吗?大约是天良发现的缘故吧,我突然嚷道:“这是谁卖的,”“我!”一个粗壮的汉子晃了过来。“怎么卖?”“四块钱一斤!”我心里估摸,这桶里顶多也就五六斤,二十块钱足够了,就说:“包了,二十块怎么样?”汉子瞅瞅我:“不行,这至少有七八斤,你给三十块吧!”“哪有那么多,也就五六斤,二十块吧!…“不行不行,要不拿秤约。”汉子嚷道。“拿秤约都折腾死了,包了,得啦!”。“包了,不卖!”汉子犯了倔劲。“不卖拉倒!”我转身走”了。走不多远,心想。一会儿被哪位“大爷”买走就下油锅了。于是又转回来:“兄弟,商量商量,二十五怎么样?”汉子又瞅瞅我, “三十。少三十不卖!要不拿秤约。” “你这人怎么这么死性!二十五,我拿走啦!…“不行不行,要买就拿秤约!”我转身走了。走不多远,仍不甘心:我就不信讲不下来!,又转回来:“朋友,三十就三十,给我装上!”汉子死死盯着我,似乎要看穿我的心肝肺“三十不卖,这起码有10多斤,你给五十元吧”岂有此理!我心里有些冒火,但看看自己细瘦的身板,没敢吭声。我转身走了。心坐响咕着:这不是讹人么!贪得无厌小人心!当时根本没意识到自己也是斤斤计较的小家子气,更没意识到那汉子或许是在跟我开玩笑,试探试探我的真假慈悲。

    “喂,老线,上哪去?”一个浑厚的女中音敲响我的耳鼓。.“哦,老同学——娄珠!”我惊喜道:“想不到分别这么多年,你还记得我的外号‘线黄瓜——老线’“哈………、我的这位同学在学生时代是学校里小男生们的“梦中情人”,人长得端正标致,往舞台上一站,全场立即,静悄悄,开口一句,“闹工潮。你亲爹娘——”立即博得满堂彩,属于那种走到哪里都受欢迎的角色。

    我忽然来了主意。人的相貌是个艺术品,无论美丑,对他人都有移情作用。有的人,让人一见就犯堵,我这副尊容大概就属此种类型,所以刚才那汉子才跟我过不去。而我的这位女同窗则刚好与我相反,何不让她去拿下那汉子!于是,我如此这般向她叙述一番,请求她说;“你去讲讲,大约二十元左右就差不多——钱你拿着。”娄珠去了,不一会,高兴地提着沉甸甸的一塑料袋回来,嚷着:‘好了,二十大元拿下!’话语中途着明显的夸耀。“你有事没事?没事跟我一块上大河吧!”我问。“干什么?”她警觉起来。“别误会,我想把它们放回河里,你陪我走一趟怎么样?”

    “好啊,这种事我还没干过呢”她来了兴致:“青蛙是益虫,是庄稼保护神,对水稻最有益,是受野生动物保护法保护的。”想不到,她的认识蛮高的!来到大河边。初冬的河水还没封冻,岸草枯黄,水瘦山寒;水边结着冰碴。我们找了一处小甩弯把蛤蟆们放了下去。

    或许是在桶里呆傻了,或许是被寒风冻僵了,或许是被塑料袋闷迷糊了,更许是突然获得了生的希望,被喜气冲昏了头脑的小东西们下水后,一阵欢腾,都游向岸边,探着头呆看着不走。娄珠冒开了“傻气”,嘴里叨咕着“别上来,别上来,看冻死了!快回水里去吧,去吧,啊!”feng246a.gif (7994 字节)

    一瞬间,我愣住了。她的目光那么慈,那么柔,竟分明地闪动着晶莹的泪光,就象母亲在呵护着亲生的爱子;她的话语那么轻,那么细,犹如春风抚慰着苦难的心灵、如果真有菩萨的话,眼前分明就是一尊大慈大悲趴观世音嘛!

    “人之初,性本善”;同情与慈爱是人类的天性,愿人们把这“天下第一情”从一己的父母子女之爱扩展开来,“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恩泽广被草木鱼虫”吧!我俩费了半天劲,才把它们劝回水里。过了一阵或许是清醒过来了,一个个舒臂展腿,以矫健优美的“蛙泳”向深水游去,“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与其相濡以沫,何如相忘乎江湖!”

    这事已经过去好些时日了,但当时的情景。当时的心态却不时地呈现出来。携佳人,放蛤蟆,也是人生一大乐事!虽然这事或许有些傻,但保护生态环境,何妨更多的“傻人傻事”………

附:书法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