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的爱鸟情

权延赤

    进城后,毛泽东开始住在香山双清别墅。住在山上的还有不少中央首长,其中不乏儒将武将,这些将军们听愤了枪炮声,郡是子弹堆里钻出来的人,一下子没仗打了,耳边只剩下莺歌燕舞,那是很不习惯,很不适应的。何况还有我们这些警卫人员。个个都是操枪射杀的惯手,几天不打枪真是手痒心痒全身痒。干知是谁挑头开了第一枪,于是大家都找到了解痒的法子。香山有的是乌雀,打吧!砰砰叭叭的枪声便打破了香山的宁静。说实话,那时还没有什么野生动物保护法、世界上也没有绿色和平组织,世界大战结束不久,中国的解放战争还在南方猛烈进行,打几只乌算啥。

    那天,毛泽东开会回来,我随他到双清别墅。才下车,正有几名警卫干部打了麻雀回来。他们枪法好,打了很多,拴成一串,兴高采烈地走过来。

    毛泽东听到喧笑声,朝那边望了一眼。只是随便望了一眼,突然停住了脚。那几名警卫干部见到毛泽东,礼貌地停止喧哗,放慢脚步。

    毛泽东眉梢抖动一下,渐渐皱拢,习惯地吮吮下唇,问:。“你们拿的什么?”“几只家雀。”一个同志将那麻雀举向毛泽东、我清清楚楚看到了沾满鸟羽的鲜血,甚至有一滴血被甩出来,滴落到毛泽东脚下。毛泽东面孔一抽,显出大不忍的悲戚神色,退了半步,突然以手遮脸,喊起来:“拿走,拿开!我不要看。”那同志吓得赶紧将滴血的麻雀藏在身后。

    “谁叫你们打的?”毛泽东皱紧眉毛责问,“它们也是生命么。麻雀也是有生命的么!它们活得高高兴兴你们就忍心把它们都打死了?招你们了惹你们了?”几名同志无言以对。“以后不许打,任何人不许打!”“是首长们先打的。”我悄悄解释,“后来大家才跟着打…“今后任何人不许打,什么首长不首长,告诉他们,我说的,任何人不许打!”此后,那些疲于奔命的鸟雀又有了安定宁静的生活环境,得以自由歌唱翱翔,热热闹闹地繁衍子孙。

    到了1958年,毛泽东视察农村,老农诉苦麻雀一起一落,粮食丢万担。有专家也说麻雀是害鸟,不但偷粮,还糟蹋更多粮食。毛泽东听后,紧锁双眉,说:“害虫,害虫!”他一向主张“要扫除一切害人虫”。于是,麻雀与老鼠之类为伍,被列人“四害”之列,变成人人得以诛之的倒霉家伙。

    后来,又有专家说,麻雀也吃毛毛虫,功过各半。于是,全国才停止了那场为丛驱雀的运动。

注:本文选自权延赤的《走下神坛的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