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悔悟

雨辰

    我属龙,今年恰值四十九岁本命年。大年初一独卧扪心,忽然觉得,四十九年恶多善少,属于恶龙害龙系列。何以故?西方有句名言:爱护小动物的一定是个好人。由此逻辑,我打小就不是个好人,为什么?残害小动物!

    小时候,喜欢住在姥爷家。姥爷是农民,为了庄稼的收成,当然要经常杀死害虫。如见到毛毛虫在地上爬,就会立刻对我喊道:“扁死它!”当时,农民愚昧,对田鸡、癫蛤模、蛇等,都一律采取“扁死它”的政策。到了冬天,则下夹子、下套子、撒药豆等捉野鸡。野兔、黄鼠狼、麻雀等等。耳濡目染,习惯成自然,以后见了这些小动物,便随意“扁死它”而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不仅我如此,同我一样长大的朋友们大多也如此。前两年,我的一位老友来我家作客,正闲谈间,突然地上爬过一只小小黑甲虫,我那朋友抬脚就“扁死它”,动作那么自然麻利!当我喊道“别踩死它”时,早已成了肉泥。为此事,老友至今与我疏远。我承认自己有些小题大作,不该为了一只小虫而得罪老友;但我更认识到,要转变从小养成的残忍习性,确应从慈爱小虫的一念中开始扩而大之。

    人类的历史,其实就是残杀野生动物的历史。从远古的渔猎生活到以后的农业社会一直延续下来。代代传承,代代熏习,代代残杀,直到而今,野生动物和森林快要完蛋了,人们才终于醒过腔来;虽然醒过腔来,但随意杀害小动物的残忍行为、“由熏习故”,已成惯性,一时半会儿却改不过来,举手投足,随时随地都是小动物们的血腥刽子手。

    或许有人会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天经地义----人类为了生存,不吃它们怎么办?这种见解,在“万恶的旧社会”也许有道理。但到了高科技发展的今天,人类再“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恐怕地球上仅存的残山剩水也没几天吃头了!或许还有人说:“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就得杀。但是,杀到今天,害人虫绝迹了吗?岂非越杀越多,越杀越难杀了吗!人们杀得性起,竞至于不惜放毒——大面积喷洒农药;人们杀红了眼,竟至于不惜自杀——吃自己放毒种出来的、充满毒素的粮食、蔬菜。无怪乎西方一些生态学家指出,西方标榜的所谓现代生活方式,是毁灭地球的方式。同胞们,猛醒吧!不要东施效颦了,走我们中国传统的独特的行之有效的“慈心不杀,护生放生”的路子吧!这是维护生态平衡,养成食物链的根本途径。

    如果说,人类为了自身的生存,有时不得不杀,还有情可原。可是,儿童们(特别是农村的儿童)的捕蛇打乌掏鸟蛋抓蛤蟆玩飞虫等杀害小动物的残忍恶作剧,不该引起“望子成龙”的家长们的重视吗!不该引起“关心下一代”的长者们的关心吗!不该引起以塑造民族精神为己任的人类灵魂工程师们的关注吗!难道一个优秀的民族竟然残忍若此,从小就养成残害小动物的恶习吗!我想起了李叔同先生——弘一大师的诗:“教训子女,宜在幼时;先入为主,终身不移。长养慈心,勿伤物命;充此一念,可为仁圣。” 愿同我一样的昨天的“坏孩子”,今天的“大孩子”们,都能以此诗共勉,负起“教训子女…勿伤物命”的重任,让“龙的传人”都成为充满爱心的真正的“中国龙”!让一切“小龙人”都成为自觉维护生态平衡的“天龙八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