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问题的反思

忡甫

        大自然的无情报复,终于使头脑发热的人类清醒了、冷静了、理智了。于是,举世滔滔,大讲环境事。然而,环境问题岂在讲乎,环境问题迫在行也

        如何行?答曰:转变观念,转变陋习,转变行为。旧的观念、陋习、行为不转变,环境难以改善。所以,进一步说,保护生态环境,从某种意义上看,实质上是人类同自身的新旧陋习作斗争的过程

        ——谁都知道应该保护野生动物。可是,当人们面对野生动物所带来的高额利润时,当人们饥肠辘辘嗅到野味特殊的香气时,“中山狼”似的生存逻辑便会油然而生:“天生汝辈,固需吾辈食也”。于是,夺其命而牟暴利,食其肉而美口腹,披其皮而炫富贵的行为就自然发生了。

        诚然,生物界的法则是弱肉强食,但是,肉食猛兽们搏杀弱小,不过只求一饱而已。决无人类囤积聚奇的贪婪和猎杀取乐的残忍;大概这两种恶习只有鼠类和猫类与人类相似!

        灵长类的佼佼者们.在单纯憨朴的动物面前,应该感到羞耻和惭愧!

    更奇的是,国人特恨老鼠,原因是它与人争食,咬坏物件,传播疫病,可是,鼠害何以形成却无人追问。如果人们不讨厌并捕杀、贩卖猫头鹰、狐狸、黄鼠狼和蛇的话,老鼠怎能泛滥成灾?人们自己为老鼠除灭了天敌,又反过来怨恨老鼠肆虐,岂不愚蠢可笑!如果要怨恨的话,人们首先应该怨恨自己的无知和残忍,而不应该迁怒于老鼠。

    每当在电影电视上看到外国的街头上鸟儿在人手上啄食,小动物们在大街上觅食的情景,心里就纳闷:为什么外国鸟兽不怕人,而中国的鸟兽独怕人呢?是外国的鸟兽胆大,中国的鸟兽胆小吗?而今找到了答案:同胞们伤害它们!动物无中外,人心有分别。

    ----谁都知道要讲究卫生,消灭疾病。但讲究到房前屋后寸草不留,到处露土,池塘填平不留积水的程度,并有说词曰消灭蚊蝇的滋生地”。谬哉惑也!能滋生蚊蝇的草丛水塘,难道不能滋生蜻蜓、蜘蛛、青蛙?它们不是蚊蝇的天敌,况且,铲除杂草,到处露土,就不怕爆土扬场?

    在俄罗斯,道路两侧,民宅庭院,到处杂草丛生,池塘积水,哪有什么“消灭蚊蝇滋生地”一说,人们也没被蚊蝇吃了,一个个活得蛮结实的!

    确实,苍蝇有传播病菌病毒的坏处,而且不知趣地乱哼哼,在人们脸上爬来爬去干扰睡眠,挺烦人的。但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苍蝇岂无存在的价值?据科学资料显示,苍蝇是灭菌噬毒的能手,食进的大量病菌病毒,90%都被它消化掉,排泻出来的只有极少量。试想,这个世界如果没有苍蝇,人类及其它动物岂不早就被自身排放的粪便脏物所滋养出来的病菌病毒吞噬了,还能繁衍到今天!千百万年来,苍蝇们任劳任怨地担负着自然环境的义务清理工作,不但未受到人类的赞誉和善待,反而被无情地捕杀着,公理何在,人类若能把“粪便垃圾管理好,何劳苍蝇来打扫”!目前,欧美的科学家正在研究开发和利用苍蝇的灭菌噬毒功能和环境监测作用来为人类服务,苍蝇的沉冤快要昭雪了!

    ----谁都知道要改进饮食习惯。但是改进到掠夺性地围剿山野菜,推广“卫生筷”、猛抽地下水,也是二十世纪现代文明人的新发明。自从日本人提出“森林蔬菜”和“一次性筷子”的概念,并从中国大大地进口以来,国人惊喜地发现了一条来钱之路。于是,群起而进山,桔粳、蕨菜、微菜等山珍大量地从我国的山野流到了”大和民族”和“炎黄子孙”的餐桌上。上百年的紫椴、白桦林也纷纷化成了小木棍而换来可怜的日元!日本人对自己的山林管理得极其严格,不准人们随便进山砍伐和采集,却从中国大量进口山野菜和木材(只要加工好的成品筷子,连下角料都不要),而聪明的中国人竟然没有看破!呜呼!掘我山菜之根株兮碎我木身,破我绿色之屏障兮毁我山林;挣几毛区区外汇兮何异饮鸩,嗟我千百年之绿家园兮败在吾人!

    眼下,国人正在猛抽地下水,或用来灌溉,或贴上标签,美其名曰某某矿泉水或纯净水而大赚其钱、生态科学告诉我们,地下水是很有限的,它的循环又是很缓慢的,一旦取用过度,会使地下水位降低,地面沉陷或突然塌落,造成可怕的灾害。同时,地下水的循环一旦遭到破坏,会造成子孙后代没水喝的严重后果。慈爱的人们啊,醒醒吧!当子孙钻井无水时,即使你给他留下万贯家财,他也会骂我们这一代把事情做得太绝了!爷爷慎用儿孙水呀!再者说,矿泉水喝完了(这一天不会远),再喝自来水就不怕身体受不了?喝惯了纯净水,就不怕身体抵抗功能下降?据我所知,日本人渴了就喝自来水(没有人闹肚子;因为人体具有适应环境的抵抗功能),哪象我们这么祸害地下水!

    ----谁都知道要文明施工。但是,旧的砖瓦房拆去了,麻雀们也就成了流浪汉、新式的大厦建起来了、燕子们也没地方筑巢了,旧公路翻修了,两旁的大树伐光了,喜鹊老鸹也无家可归了。如此施工,焉能算作文明!据说,发达国家的施工。必须先考虑环境保护问题,开矿办厂第一步先进行环境论证和设计,建楼房要根据乌类的生活习性为它们设计建造出各色窠巢,建住宅庭院也要为狐狸、黄鼠狼、刺猬等小动物留出存身的洞穴。人与动物比邻而居,相安无事,人们从不伤害它们,也没听说谁被黄鼠狼、狐狸迷住了。可怜的同胞们,可爱的工程师们,可敬的决策者们,难道就不能把我们的爱心扩大到“草木鱼虫”身上,难道就为了多抠几块成本利润,“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

    “我想有个家’。鸟想有个家,小动物们都想有个家,那是一切虫灵安身立命的地方。为它们设计建造个家吧!花不了你多少钱,或者根本也用不着多花钱……

    讲了这些,暂且打住吧。环境问题实质上是人类与环境的关系问题,二者之间起决定作用的是人而不是环境。所以,环境问题说到底是人类的自我净化问题,首先是人心的净化问题。佛家有言:“心净国土净”。老人家也曾指出:“世界观的转变是个根本的转变”人类在对待环境的问题上,已经到了在观念上来一个彻底转变,在实践上来一场切实行动的时候了。愿一切有识之士在新千年新世纪,能以全新的观念、全新的行为来善待我们周围的一切生灵,善待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