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蒙笼出山泉

----献给城乡造林人

林水相

    清泉万眼何处寻?小时候,喜欢满山遍野地疯跑,跑累了,随便找个山泉,爬下就灌,灌饱了又淋,弄得头上身上湿淋淋的,水鸡相似,然后再满世界跑……那时候,觉得好象到处都能找到山泉。而今年届“天命”,故地重游,哪还见山泉的半点踪影!何止不见泉,连山也秃了,顶好的也就象傻小子剃的萝卜缨子头,在山半腰以上忽达着一簇可怜的人工林。那么,遍布山间的万眼清泉哪里去了呢?(不过40年!)

    也许有人要怨盲目开矿,乱采乱掘,造成了地下水上涌被隔断,地表水被泄漏到了地下。这可算做原因之一。也有人会认为是气候干燥,降水量减少所致。这算原因之二。还有人说是山林被过度砍伐,植被被严重破坏,水上大量流失造成的。此是原因之三。考第一条原因没有普遍性,因为并不是所有有山泉的地方都有矿,所以这不是主要原冈。第二条只是现象,不是本质。只有第三条水土流失严重才是最根本的致命伤。

    或许有人会问,几十年来,我们不是造了许多人工林吗?一点不假,如果不是这些人工林支撑着生态局面,四周的群山恐怕更不成样子了!然而,问题也恰恰就在这些人工林上。

    单一林木蓄水难。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期开始的全民性的大规模植树造林运动,确确实实地在“绿化祖国”的历史“上书写了一幕气壮山河的人间正剧。许多老前辈为这场运动奉献了青春年华和心血汗水,子孙后代不会忘记他们,将会永远铭记他们的无量功德。然而,三十多年了,人们发现,这些人工林绿则绿矣,却很少看到或听到这种单一树林养出了山泉。这是什么原因呢?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了其中的症结。八十年代未,为了养花,上南山坡去搂腐叶土。南山这片马尾松,是七十年代初,矿中的师生们种植的,如今已经林木葱茏,绿阴一片了。来到林中,却发现,树底下光秃秃地露着沙土,到处干干净净,哪有什么腐叶土?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前两大刚下过一场暴雨,山洪下来,把林中的腐叶层一扫而光。勉勉强强在树根周围抠了半口袋腐叶回家。于是我明白了,这种单一树种又密密实实的针叶林,具有极强的排它性,其间不允许任何草木插足。树林下一望多老远,中无杂树。因为它们的根部没有杂草灌木的保护,山洪一来,只好任其肆虐了,而且不能给野生动物提供藏身和筑巢的地方,因此也就形不成动植物之间互相依存的共生关系。这样的树林,自己的落叶尚且难以长久归根,其自育自肥的功能也就受到了影响,而保持水土的功能当然也就比较低下了。所以,三十年来养不出山泉,我想,既使百年也难以养出山泉,为什么?因为没形成生物群落,所以就不具备生态林的功能。

    由此可见,无论植物、动物或是人类,都必须遵循一个原则,即:自己过得好,也要让别人过得好,这样,大家才能都过得好;不让别人活,自己也只能暂时维持着半死不活,到头来大家同归于尽!

    生物群落生机浓。所谓生物群落,是指多种生物种群聚集在同一区域内所组成的统一有机体。在森林生态系统中,植物群落具有明显的空间结构。基本上是由高大的乔木构成上层主体树冠,由低矮的灌木构成中层附属树丛,而由耐阴的草木形成下层基础保护。每一个层次又可按植物种类再分出不同的层次,从上到下依次是:上层乔木,三四十米以上有杉、松、柏、桦、楸、杨等,二三十米的有柞、椴、槐、榆等,十余米的有山梨、山杏、山里红、山定子等花果树种。中层灌木,五七米的有腊木、水冬瓜、柳毛子等,二三米高的毛棒子,一二米的有梢条、榛柴、刺莓等。下层草木,有齐腰的直立类,没膝的平卧类,覆脚面的匍匐类和紧贴地皮的菌类和苔藓类。此外还有连结各个层次的缠绕类、攀援类等爬藤植物上下八方伸展蔓延。而这些植物的根又盘结密布扎入地下几十米深,将整个山体的表层象纳鞋底和织鱼网一样紧紧联结成一体,什么山洪风暴都不能奈何它,形成了从地下到空中数十米厚的郁郁葱葱、蒸蒸腾腾、蓬蓬勃勃、重重叠叠的绿色覆盖。加上各种动物和微生物与它们共生共长,构成了植物之间,动物之间,动植物之间互相制约、互相依存、互相保护、互相促进的错综复杂的生态系统。

    这样的生物群落,仅从物种和数量上看,就超过单一人工林的无数倍,每年落叶所形成的腐殖层更是人工林无法比拟的,那么它的改造气候、净化空气、改造土壤、抵抗沙化、保持水土、防御灾害的功能当然也就大大超过了人工林

    这样的生物群落,本身就是个大水库和水利调节系统,它将天上的降水吸收蓄积起来,一部分通过叶片蒸发到空中,增加了空气的湿度,有利于形成降水云层,提高降水量;一部分顺着岩层裂缝渗人地下,形成地下水,饱和后涌出地表,成为喷泉或涌泉,即所谓矿泉;还有一部分在上层内顺着山坡潜流汇集到山谷中露头,形成季节性山泉,即人们常说的“控山水”。于是,涓涓细流,万眼清泉就养出来了。”

    今后,人们植树造林时,切切不可再重复以往的老套了:千军万马会山洼,松柏之外无其他;年年造林林不旺,即使成林泉不发。正确的方法如下联:

    针阔叶,多品种,混杂栽种;

    草木本,按习性,有序布局。

——形成群落。

    山山出泉江河满。忽然记起上小学时学过的一首歌:“大河有水小河满,大河无水小河干”。如今看来,这歌词有毛病,大河有水小河满则颠倒了因果,不符合生态发展的实际,本来是“涓涓细流汇溪涧,小河流水大河满”嘛!“不惑之年”读《周易》,遇到“蒙卦”.大象解释说“山下出泉,蒙”,象辞解释为“蒙以养正”,总觉得十分费解:“山下出泉”怎么就“蒙”了呢?“蒙昧”怎么能“养正”呢?一查辞典明白了,“蒙”不仅有迷蒙、蒙昧之意,它的本意是高地被草木覆盖蒙蔽住了。原来如此!“山下”之所以“出泉”.是因为草木蒙蒙茏茏十分茂密繁盛。“蒙”之所以能够“养正”,是因为回复到了草木蒙茏的原始自然状态,万物得到了休养生息,树木的根本巩固了,即“正本”;清澈的山泉流出来了,即“清源”。思悟到此,不仅拍案叫绝:伟大的炎黄祖先啊,太高明了!伟大的中华《周易》呀,太超前了!这其中哪有半点迷信?这哪是什么算卦?这分明是告诫人们,要按照事物的本来面目、本地风光去认识和处理事物,不可违背自 然规律呀!这简直就是现代生态学的核心理念嘛!

    至此,我们对如何维护生态环境,有效地植树造林,如何保护母亲河也就有了更加明确和具体的措施,试改上述歌词曰:

草木蒙出山泉,

山山出泉江河满;

盼望人人来植树,

造生态林是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