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书的尴尬

曾琦云

  我一生没有什么嗜好,我的绝大部分时间用在读书、写作的上面。日长天久与书为伴,自然对书有一种特别的感情。这几天想买几本书,于是又到久违的书店光顾了几次。真象孙悟空到天上打了一个转,人间已过了若干年,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因为我的藏书已经比较全面,所以几年已经没有到书市来了。现在站在书柜前,使我感触变化最大的是书价的变化太大。书是装饰得漂亮多了,但这一本本漂亮的书价格都是几十元。古人曾经望洋兴叹,我只能望书兴叹了。

  记得小时候,我家穷得连温饱问题也解决不了。父亲虽然是个医生,但却在农村接受再教育。一个每天拿注射针的人,现在要拿起锄头把,自然离那些十分劳力一大截。所以生活状况每况愈下。而我这个穷孩子,偏偏喜爱看书。每逢到家乡的小镇赶集,父亲给我两毛钱去吃面条。而我每次都把这两毛钱拿去买了书,饿着肚子回来。

  今天我爱书依然如故,虽然不再有过去那种尴尬的事情了,但我作为一个教师,并不是大款。今天到书店拿起一本书,爱不释手,但看看后面的价格,只能无可奈何地再放回书柜。

  今天书价涨幅如此之大,我已无法正视。我不计较书的封面是否漂亮,我只看书的内容是否真有价值。所以我曾经到特价市场,买回很多旧书,这些书已经发黄,但却是极有价值的书。书的价值不是能够用它的外表来衡量的,书的价值是由它的内容所决定。出版商把书装饰得那么漂亮,横竖是要叫那些爱读书的人买不起书。在现在这个社会,有钱的人不愿读书,没有钱的人却想读书。有钱的人,他整天把眼光放在钱里面,自然看不到书。他每天做的是发财梦,所以读书对于他是我所谓的。我有一个学生的家长对我说:“本期我的女儿不读书了,一个女孩子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跟我到云南去做生意。”他对他的女儿说:“你舅舅在云南做生意,已经赚了几十万了。”这些人都因为没有读书,没有尝到读书的甜头,所以连他的子女也不用读书了。长此以往,是不是我们民族的悲哀。

  我今天到书市来,也不能白走一趟。于是我发现一个新的小天地。在街上的地摊上,有人在摆摊卖书。一看价格,可以五折。但我随手拿起一本书,翻开一看,连标题也印错了,再一看内容,错别字不少。于是我肯定这些书是盗版书,但盗版又怎么样呢?盗版便宜啊,我只能抱回这些盗版书。

  从书市回来,翻着这些买回的新书,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书中的错误对于我来说也许容易发现,不会成为大问题,但对于那些知识刚开的学生来说,是不是谬种流传呢?再说国家版权法早已颁布,打击盗版是每一个公民的义务。但是,如此昂贵的正版书,真正的读书人有多少能够买得起呢?科教兴国是我们坚定不移的国策,要提高全民族的文化素质,就必须从书市改革开始。国家兴起了“希望工程”,使许多贫困山区有了自己的学校。但有了学校,还必须有书可读。所以,我们必须花大力气来改革书籍的出版和销售了。

  我呼吁,给我们和我们的后代更多更好的精神食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