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音诗歌选

 

永恒的佛陀

穿越于大千世界,

走遍了万水千山,

佛陀啊!永恒的佛陀,

我要为您歌唱到永远!

尊贵的帝王,

算得了什么?

虚假的名利,

岂能长存永驻?

解脱众生的痛苦

才是最大的幸福!

宁可自己下地狱,

只愿众生得离苦。

佛陀啊!永恒的佛陀,

让我轮回千百万劫,

也说不完您的恩德,

只要还有一个众生不得解脱,

您的宏愿就永远不会了结。

还有谁比您更伟大?

在我们这个世界。

永恒的佛陀,

是众生永恒的慈舟;

永恒的佛陀,

是众生永恒的舵手。

无论我们走到哪里,

到处都有佛陀慈悲的关注。

您的无见顶相,

凡夫岂能看见;

您的无量光芒,

普照宇宙大千。

茫茫宇宙啊!

苦海无边;

放下屠刀啊!

回头是岸。

于无声处的地方,

您是否听见佛陀,

那深情的呼唤?

远方有极乐啊!

那是您久违的故乡。

回家吧,回家吧,

游子的生活就要结束,

永恒的佛陀啊!

是我们永恒的慈父……

诅咒爱情

一个古老的主题

轮回了多少个世纪

永远都使人疯狂

永远都使人着迷

写不完的爱

说不完的情

因为有了她

世界再也不平静

虚伪的情感

掩饰了内心的空虚

偶然的邂逅

带来了无穷的痛苦

有人因此而堕落

有人因此而腐败

有人因此而误入歧途

有人因此而想入非非

永恒的主题

在生活中并不会永恒

永恒的爱情

只属于诗人的梦境

诅咒爱情

你就会清醒

不要相信梦

梦中不会有真正的──情人

大地

袒露自己的胸怀

一切都能容纳

精心地编织

自己的牢笼

毒蘑菇

美丽的外表

却害人不浅

热水瓶

外表是冷的

内心是热的

水中倩影

看得见

摸不着

 

因为站在最低处

所以能够容纳百川

 

虽然很聪明

但要听从别人的指挥

 

可以扫除地上的灰尘

却不能扫除心灵上的灰尘

火山

因为太热情

把一切都烧毁

站在世纪的窗口

站在世纪的窗口

我瞻望夕阳的余辉

滴血的太阳

就像我滴血的心

夜晚渐渐来临

魔鬼渐渐出宫

血腥的双手

拉开了夜幕

狂笑尖叫

群魔乱舞

疯狂的摇滚

引诱善良的人们

跳吧,叫吧,

叫吧,跳吧,

魔鬼的宫殿

在笑声中动摇

你的贞洁哪里去了

你的纯情哪里去了

你的正直哪里去了

你的坚毅哪里去了

在黑沉沉的夜晚

你失去的良心

害怕光明的来临

你害怕朝阳的升起

剪断你一夜的热梦

举世混浊啊

众人皆醉啊

虚伪的繁荣啊

掩饰不了内心的空虚

站在世纪的窗口

我要挡住黑夜的来临

世纪的钟声已经敲响

世纪的春风已经拂面

来吧,来吧,赶上来

正义和真理是属于我们的

冬天的风

想你的时候

冬天的风已经吹起来了

把门关上

却关不上对你的思念

远方的你,还好吗

柔弱的人啊

是否能承受这寒风的侵袭

我祈祷

让我变成一只风铃

飞到你的身旁

让你听到

春天泉水的叮咚

我祈祷

让我生命的风

冲破冬天的封锁

带走我浓浓的温情

温暖你冰冷的心

我祈祷

让我化为一团烈火

烧毁黑暗

烧毁污秽

烧毁冷酷

啊!冬天的风

我要把你诅咒

可冷酷的风啊

怎能吹冷我火热的心

忏悔

独自跪在夜晚

不是向主祈祷

我皈依我自己

要低下高傲的头

有一种幽灵

时而出现

月儿升在天空

无法照进我的心房

闪烁不定的阴影

是魔鬼的手

把我折磨

我的罪孽如此之深

纵有大海之水也洗刷不清

圣哲有言从心头掠过

罪从心起将心忏

心若亡时罪亦亡

失眠是一种解脱

趁清醒正好好忏悔

今晚做了梦

明天又是梦

梦来梦去

空过一生

醒来吧,虔诚的

忏悔是一道彩虹

通向西方的莲池

莲池的种子正在萌芽

收获的日子已经不远。

我的爱人啊……

站在世界的屋脊

我寻找您的足迹

走出沙漠的边缘

我渴望您的润滋

我的爱人啊

您在哪里

生命的高峰啊

是您头上那

迷人的光环

生命的美景啊

是您脸上那

一笑的嫣然

经历长长的跋涉

走出人生的迷境

生命之火啊

已经点燃

我的爱人啊

我为您烧燃

水是眼波横

山是眉峰聚

万水千山都是你

一江春水啊

尽是相思泪

除却巫山不是云

曾经沧海难为水

爱到深处啊

痛到深处

我的爱人啊

您在哪里

迷离的梦境

扯不断情丝

久病的身体

载不起愁思

一切的你

是一切的我

一切的我

是一切的你

痛苦是一把剪刀

剪出人生的灿烂

经过痛苦的十月

孕育人生的辉煌

彼岸在痛苦中诞生

我永远的爱人啊……

请不要

过早地打开这把锁

尽管门内的世界

令人神往

可是,过早地开锁

你就会迷失方向

一把锁

锁住一个未知的世界

且把这个秘密锁住

我们正年轻

这门外的时光

不能荒废

你不用担心

终有一天

锁将开启

门会打开

无题

与你第一次相会

我正在彷徨

有一种情感

无法抗拒

你的馨香

如三月的春风

扑鼻而来

或许是偶然

或许是必然

今天的邂逅

从古老的故事中走来

象久别的游子

回到了母亲的情怀

象离群的野马

回到了自己的故园

不再忧伤

不再叹息

你纯净的目光

滋润着我久旱的心田

远古的风

向我吹来

远古的人

向我走来

等了多少个世纪

而今不再分离

在生命的某一刻

我曾深情地呼唤你

在生命的每一刻

我都深情地呼唤你

孤独的日子

不再孤独

寂寞的日子

不再寂寞

在新的天地

我们开辟世外桃园

沧海不再是桑田

神话不再是神话

从你我相聚的那一刻

生命将永恒地续延……

八月的思念

——中秋探母偶得

在千年不变的炕沿上

你坐成一尊塑像

从纵横交错的皱纹里

我读出一部历史的苍桑

八月的月亮

八月的心

从缺到圆

等待最圆的时间

一旦游子的身影

出现在你模糊的眼睛

就是你最幸福的瞬间

浓浓的爱意

永远象亲密的恋人

你的快乐

就是我的快乐

我的快乐

就是你的快乐

十五的月亮

升起来了

美好的心愿

升起来了

两颗思念的心

连结起来了

象蓝天的风筝

永远飞不出

放飞的拉线

漂荡在外的游子

永远走不出

母亲的心园

你失神的眼

诉说你每天的思念

你苍老的身

告诉我岁月的辛酸

等了一千回

只等那夜归的身影

永恒的耐心

是母亲的天性

八月的思念

永远的等待

铸成一块丰碑

树立在儿子心里

船长哟,您回来吧!

题记:西方有一位诗人,曾经深情地呼唤:

“啊,船长,我的船长哟!”

有一条船,漂泊在世界的西方,

是谁指引了它正确的航向?

有一个“诚实的孩子”正在悄悄长大,

谁也不知道他会成为船长;

在流浪的人群中,

一个孩子拿着木炭在写字,

只因为多得一角二分钱,

一个商店的小伙计正匆匆走在晨光中,

邮政局的小职员,身兼多职,

帐目算得清清楚楚,

法院的辩护席上,

一位年轻的律师,

在为弱者辩护,

在人生的旅途上,

您始终与正义为伴!

有一条船,漂泊在世界的西方,

是谁指引了它正确的航向?

东风必然压倒西风,

正义必然战胜邪恶,

象天使一般,您突然降临到

那条风雨飘摇的船上,

您是一面旗帜,您是人民最爱戴的船长,

国家要统一,人民要解放,

您的船向着民主、向着自由、向着平等,

勇往直前,

十字架上的鲜血不会白流,

当您从天国注视人间时,

一个强大的国家正屹立在世界的西方。

有一条船,漂泊在世界的东方,

是谁指引了它正确的航向?

五千年的飘摇,已经使它变得百孔千疮,

在世纪之交,有一双东方的巨手,

深情地抚平它身上的创伤,

在风云多变的世纪风暴里,

它始终掌握了正确的航向,

世界上两位船长,朝着一个不同的方向,

突然相遇在太平洋,

当您们的灵魂从太平洋上空升起时,

您们把一面不倒的旗帜插上了太平洋,

“啊,船长,什么时候,您再回来哟”

这是世界人民的共同呼唤!

X

有句话

总想说

有句话

不想说

说出了不想说

说不出总想说

朦胧的诗中

看见朦胧的你

朦胧的心中

我也朦胧

不要说

何必说

默默中

许下默默的诺言

再过若干世纪

海枯或者石烂

在你的心田

我正在成长

 

 

  

(一)

我是流浪的游子,

我是迷路的羔羊,

走在孤独的世界,

我梦想我的故乡。

长夜漫漫啊,

何时才会天亮?

前路茫茫啊,

归途在何方?

多少美丽的荣耀,

多少人生的辉煌,

多少迷人的权势,

多少红尘的欲望。

眼花缭乱的现实啊!

曾经使我颠倒疯狂。

在心灵的沙漠,

我几乎已经绝望。

( 二)

游子啊终于归来,

羔羊啊不再彷徨,

走上回家的道路,

我奔向我的故乡。

长夜消逝啊,

迎来一轮朝阳;

万道金光啊,

照耀在前方?

多少母亲的深情,

多少父亲的慈祥,

多少心灵的感应,

多少难诉的衷肠。

无比温暖的呼唤啊,

时刻给我无穷力量。

在生命的始终,

我再也不会迷惘。

故乡啊,

奔向故乡,

就是奔向生命的最高殿堂。

长发

 发

  飘

   在

    肩

     后

这就是你的美

这就是我的初恋

而今,在苍老的年龄

记忆的长发不复存在

生命的美学却永恒存在

朝圣者

  级

   二

    级

     三

      级

仍旧是古老的台阶

瞻仰的脚步永无休止

真理的最高殿堂永远辉煌

朝圣者啊

神圣的朝圣者

踩着朝圣者的足迹

我在感受我的心灵在颤动

一代又一代足迹在风雨中消逝

心灵的足迹啊却是永远不会磨灭的

虔诚的追求为人类历史铸立了一块丰碑

生命之歌

一夜之间,像释迦牟尼

夜睹明星从天空中降落

我蓦然大彻大悟

一瞬之间

我找到了自己

一瞬之间

融化了多少痛苦

昨天,我还走在泥泞的马路上

毛毛细雨吹到我的脸上

你的形象渐渐模糊

初春的风雨带着寒意

泥水玷污了我的双脚

我在寻找我的归途

实际上,我没有读懂我自己

你并不是一本读不懂的书

美丽的谎言

重复着古老的故事

痴心的等待

永远没有结局

短暂的瞬间

仿佛过了恒河沙劫

情感的潮水

奔腾东去

或者萍水相逢

或者久别重逢

永远轮回于缘散缘聚

毛毛细雨吹上我的脸

像根根情丝牵动我的心

走在大千世界中

我是一个小雨点

飘向大海吧

去寻找自己的归宿

无题

与你第一次相会

我正在彷徨

有一种情感

无法抗拒

你的馨香

如三月的春风

扑鼻而来

或许是偶然

或许是必然

今天的邂逅

从古老的故事中走来

象久别的游子

回到了母亲的情怀

象离群的野马

回到了自己的故园

不再忧伤

不再叹息

你纯净的目光

滋润着我久旱的心田

远古的风

向我吹来

远古的人

向我走来

等了多少个世纪

而今不再分离

在生命的某一刻

我曾深情地呼唤你

在生命的每一刻

我都深情地呼唤你

孤独的日子

不再孤独

寂寞的日子

不再寂寞

在新的天地

我们开辟世外桃园

沧海不再是桑田

神话不再是神话

从你我相聚的那一刻

生命将永恒地续延……

八月的思念

——中秋探母偶得

在千年不变的炕沿上

你坐成一尊塑像

从纵横交错的皱纹里

我读出一部历史的苍桑

八月的月亮

八月的心

从缺到圆

等待最圆的时间

一旦游子的身影

出现在你模糊的眼睛

就是你最幸福的瞬间

浓浓的爱意

永远象亲密的恋人

你的快乐

就是我的快乐

我的快乐

就是你的快乐

十五的月亮

升起来了

美好的心愿

升起来了

两颗思念的心

连结起来了

象蓝天的风筝

永远飞不出

放飞的拉线

漂荡在外的游子

永远走不出

母亲的心园

你失神的眼

诉说你每天的思念

你苍老的身

告诉我岁月的辛酸

等了一千回

只等那夜归的身影

永恒的耐心

是母亲的天性

八月的思念

永远的等待

铸成一块丰碑

树立在儿子心里

船长哟,您回来吧!

题记:西方有一位诗人,曾经深情地呼唤:

“啊,船长,我的船长哟!”

有一条船,漂泊在世界的西方,

是谁指引了它正确的航向?

有一个“诚实的孩子”正在悄悄长大,

谁也不知道他会成为船长;

在流浪的人群中,

一个孩子拿着木炭在写字,

只因为多得一角二分钱,

一个商店的小伙计正匆匆走在晨光中,

邮政局的小职员,身兼多职,

帐目算得清清楚楚,

法院的辩护席上,

一位年轻的律师,

在为弱者辩护,

在人生的旅途上,

您始终与正义为伴!

有一条船,漂泊在世界的西方,

是谁指引了它正确的航向?

东风必然压倒西风,

正义必然战胜邪恶,

象天使一般,您突然降临到

那条风雨飘摇的船上,

您是一面旗帜,您是人民最爱戴的船长,

国家要统一,人民要解放,

您的船向着民主、向着自由、向着平等,

勇往直前,

十字架上的鲜血不会白流,

当您从天国注视人间时,

一个强大的国家正屹立在世界的西方。

有一条船,漂泊在世界的东方,

是谁指引了它正确的航向?

五千年的飘摇,已经使它变得百孔千疮,

在世纪之交,有一双东方的巨手,

深情地抚平它身上的创伤,

在风云多变的世纪风暴里,

它始终掌握了正确的航向,

世界上两位船长,朝着一个不同的方向,

突然相遇在太平洋,

当您们的灵魂从太平洋上空升起时,

您们把一面不倒的旗帜插上了太平洋,

“啊,船长,什么时候,您再回来哟”

这是世界人民的共同呼唤!

X

有句话

总想说

有句话

不想说

说出了不想说

说不出总想说

朦胧的诗中

看见朦胧的你

朦胧的心中

我也朦胧

不要说

何必说

默默中

许下默默的诺言

再过若干世纪

海枯或者石烂

在你的心田

我正在成长

红尘有约

并非心血来潮

并非一见钟情

我们早已红尘有约

尽管已经细雨朦朦

你的心湖正在摇荡

波光闪闪涌出眼睛

就在你拒绝的时候

我的影子却已落进你的湖心

有句话五千年没有说出

有句话说出来就会使你吃惊

细雨朦朦啊

淋湿了一颗火热的心

走过长长的雨季

跨进繁华的都市

在最古老的地方

保存着生命的秘密

红尘相约啊

相约红尘啊

无数的轮回啊

要珍惜一种缘份

  

(一)

我是流浪的游子,

我是迷路的羔羊,

走在孤独的世界,

我梦想我的故乡。

长夜漫漫啊,

何时才会天亮?

前路茫茫啊,

归途在何方?

多少美丽的荣耀,

多少人生的辉煌,

多少迷人的权势,

多少红尘的欲望。

眼花缭乱的现实啊!

曾经使我颠倒疯狂。

在心灵的沙漠,

我几乎已经绝望。

( 二)

游子啊终于归来,

羔羊啊不再彷徨,

走上回家的道路,

我奔向我的故乡。

长夜消逝啊,

迎来一轮朝阳;

万道金光啊,

照耀在前方?

多少母亲的深情,

多少父亲的慈祥,

多少心灵的感应,

多少难诉的衷肠。

无比温暖的呼唤啊,

时刻给我无穷力量。

在生命的始终,

我再也不会迷惘。

故乡啊,

奔向故乡,

就是奔向生命的最高殿堂。

长发

 发

  飘

   在

    肩

     后

这就是你的美

这就是我的初恋

而今,在苍老的年龄

记忆的长发不复存在

生命的美学却永恒存在

朝圣者

  级

   二

    级

     三

      级

仍旧是古老的台阶

瞻仰的脚步永无休止

真理的最高殿堂永远辉煌

朝圣者啊

神圣的朝圣者

踩着朝圣者的足迹

我在感受我的心灵在颤动

一代又一代足迹在风雨中消逝

心灵的足迹啊却是永远不会磨灭的

虔诚的追求为人类历史铸立了一块丰碑

生命之歌

一夜之间,像释迦牟尼

夜睹明星从天空中降落

我蓦然大彻大悟

一瞬之间

我找到了自己

一瞬之间

融化了多少痛苦

昨天,我还走在泥泞的马路上

毛毛细雨吹到我的脸上

你的形象渐渐模糊

初春的风雨带着寒意

泥水玷污了我的双脚

我在寻找我的归途

实际上,我没有读懂我自己

你并不是一本读不懂的书

美丽的谎言

重复着古老的故事

痴心的等待

永远没有结局

短暂的瞬间

仿佛过了恒河沙劫

情感的潮水

奔腾东去

或者萍水相逢

或者久别重逢

永远轮回于缘散缘聚

毛毛细雨吹上我的脸

像根根情丝牵动我的心

走在大千世界中

我是一个小雨点

飘向大海吧

去寻找自己的归宿

 

红尘有约

并非心血来潮

并非一见钟情

我们早已红尘有约

尽管已经细雨朦朦

你的心湖正在摇荡

波光闪闪涌出眼睛

就在你拒绝的时候

我的影子却已落进你的湖心

有句话五千年没有说出

有句话说出来就会使你吃惊

细雨朦朦啊

淋湿了一颗火热的心

走过长长的雨季

跨进繁华的都市

在最古老的地方

保存着生命的秘密

红尘相约啊

相约红尘啊

无数的轮回啊

要珍惜一种缘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