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创办国学专修实验班的通信

王志远

     按:赵朴老九圣等文化泰斗,希望创办一所国学实验学校,为传统文化之存亡续绝紧急呼吁。现在,舒乙、王志远、李家振、刘荫芳等大德,以开拓传统文化教育为己任,历尽艰难,终于在北京建立圣陶实验学校,为中国文化的继承的发扬带来了福音。湖南娄底师专贺益德老师为我多年道友,一闻此讯,无比振奋,立即召集亲友,将自己的孩子送往圣陶学校就读,亲临此校,无比感慨,回来后与我促膝长谈,一致认为圣陶学校是中国教育的希望,并呼吁海内外同道紧密配合,大力支持,培养新世纪的真正人才。后来我与贺先生一起赴京与王志远先生相会,畅谈办学大计,虽然相见恨晚,终因因缘不成熟而回湘。

有关创办国学实验学校的问题,《妙音信箱》已经在十期作为专题刊登。现在再将与王志远的先生的通信刊登出来,是继续希望引起各界同仁的共鸣,为继承中国文化,培养德才兼备的人才创办一所真正的国学实验学校。

王志远先生:幽州书院院长,中国佛协秘书长,中国宗教学会秘书长,原《佛教文化》主编。

圣陶学校校址:北京市密云县溪瓮庄镇环湖东路88号,

校长刘荫芳,邮编:101512,电话:010-68488497,68414278

 曾琦云、贺益德、郑军诸友:

首先请你们原谅,你们分别先后给我写来了热情洋溢的信,而我却迟至今日才回信,而且是将三位身处异乡的朋友列在了同一行台头上。我相信你们会理解我。在我的心目中,你们的地位同等重要,你们的志向同等可敬,你们的智慧可谓“英雄所见略同”,都生动地反映出中国正处在民族文化复兴大潮的前沿。我审慎地阅读了你们的来信,迟复至今,正是由于做了长时间的反复的思考。现在把所思所想的一部分,以较为平直的语言写出来,就教于诸位。
何光沪,——我们是真正意义上的“诤友”,在学术上互不相让,在友情上竭诚相待,——他赞成反韦伯“去魅”之道而行之,曰“复魅”。你们的主张和他有相近之处。“复魅”,大约与古人所说“神道设教”相去亦不为远。我想,“惟上智与下愚不移”,人群总会分成许多层次,对其中相当一部分人来说,“复魅”确有必要。即便对“上智”者而言,心中没有一点神圣感,何以成就大事业?但是,我们目前探讨的对象是教育,特别是少年儿童的教育,在“复魅”的深度和范围上就要慎之又慎。从法律的角度看,明确规定“宗教不得介入教育”,在有关条例中更明确指出“不得以变相宗教介入教育”。因此,在目前的大背景下,回避佛教名言的出现,是十分必要的。在中国的悠久历史中,儒释道三教早已相融,几近不二,不一定非要佛家出面才能把理讲清,我们何不因时置宜,因事置宜呢?

由于诸位的文章中出现了大量的佛教名言,甚至强调以修持的信念及方式来加强教育,使我很担心这会授人以柄。“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为“一言以丧邦”,又何必呢?我倒想借助一句佛家的话,还是“恒顺众生”为好。因此,我在尊重诸位个人信仰的前提下,希望能和诸位约定,在数年之内,在我们的一切教育方案中,不再出现明显的宗教信仰色彩浓厚的佛家名言。这个约定,对我们的共同事业是一种切实的保护。
  我们要举的,还是“传统文化”这面旗帜,特别要突出“儒家文化”的旗帜。现在社会上的人们一般都不认为“儒”是宗教,以致一部分学者苦心孤诣地论证,希望大家承认“儒”是宗教。其实,倒也不必。还是有这么一种不是宗教却能发挥宗教职能,使人能成贤成圣的文化最好。第一好便是可以免去关于宗教与教育之冲突的口舌,省下时间干正事。

二、诸位的主张有一个共同点,即不满足于“在九年义务教育制的基础上,加强传统文化素质教育”。具体方案就是办一个更加“国”化的专修实验班。你们的主张是北京幽州书院在六年前就提出过的,有案可查。为坚持这一主张,1994年12月,我们曾与台湾的林琦敏先生做过两天的论辩。林先生的想法,恰好与我们现在的主张相近。我们当时的方针,几乎要另建一套以传统文化为主的教育体系,而且为此论证了数年之久。但是,为了把学校办起来,1996年4月,我和舒乙教授、刘荫芳校长从现实的可行性出发,毅然采纳林先生的建议,对办学方向作出重大变动,共同确立了以“在九年义务教育制的基础上,加强传统文化素质教育”作为办学方针。实践证明,这是建立学校的现实支撑点。这个支撑点,是由法律、政策、家长意愿、社会认可诸多因素制约决定的。离开这一点,学校就不可能获得政府批准,大多数家长就不可能送孩子来就读;离开这一点,学校就有可能垮掉。所以,这个基本方针是不能改变的,起码在数年内不能变。

但是,就我本心而言,我并未放弃六年前曾拟就的,和你们的主张很相近的实验方案。北京市圣陶实验学校的建立,为我们实现理想开辟了道路,提供了条件。只不过有几个前提一定要得到满足,这场实验才有可能开始进行:

1、学生家长对实验有充分的理解和热情,对实验的结果有足够的信心,并以书面形式明确表述其愿将子女送入实验班,无怨无悔。实验一旦失败,后果由家长自负。

2、参加实验的学生人数不能少于8—10人。
3、参与实验的教师人数不能少于2人。

4、实验的课程设计、课时安排、教材和教案的准备,要细致、密、充分,必须经过一定的论证,达到科学化、系统化、规范化、现代化的要求,并考虑到学生退出这种实验时,如何回到社会的教育体系中去的特殊情况。
  上述四个前提,1、2是最主要的,因为,归根结底,就直接的对象而言,我们是在为家长服务。政府是现实的,“民不举,官不究”,就这么几个小孩子,实验不成功,悄悄拉倒;实验成功了,是政府的荣耀;政府不会主动来横加干涉。孩子是未来的,要不要来上学,目前他们还没有决定权。所以,关键是家长。没有家长就没有学生,没有学生就没有用武之地,光是你们诸位有干劲还不行,要有家长的投入。
  三、讲到家长,也就讲到学费问题。诸位身在北京之外,各地消费指标有所不同。就北京而言,一个学生每年只交1.5万元,包括衣食住行,专长辅导在内,且无赞助费,已是最低标准。圣陶学校目前只有50名学生,但教工却不能少,将近30位。校园、校舍的维护使用费用也不会因学生少而降低。因此,圣陶学校在经济上并不宽裕。国家在政策上、道义上已经给了支持,经济方面是不管的,自生由之,自灭亦由之。开办学校时,是我奔走呼吁,靠老关系、老同学、老朋友对我的信任,七拼八凑,凑了一百多万。而迄今为止,支出亦近百万。这还是刘校长艰苦奋斗,极其节约的结果。如果没有学费,学校如何能办下去?我们如何向出资办学的师友们交代?
  我对加大招生工作力度的建议十分赞成,生源既是才源,也是财源。但如何实施而且能获得成效,还要有更多、更切实的办法。我希望诸位从现在开始,把这件事作为头等实际的问题来考虑。如果聘任诸位来京,先要请诸位在“招生办”就职。我相信只要你们意识到重要性,你们会有许多高招的。
  目前已有近10家电视台、电台,几十家报刊刊载了关于圣陶学校的报道,如果是有偿新闻,出100万也达不到这样的宣传攻势。我们应该感谢有良知的关心祖国传统文化的中国新闻工作者们,他们没有向圣陶学校要过一分钱。但是,1999年的招生工作怎么办?要做广告就不可能再不出钱。而出钱做了广告,效果也不一定就好。这些都是实际问题。
  我不反对坐而论道,论一论也有必要。论得热血沸腾,会鼓动起一些人共同投入。但家长往往是最冷静的,他要为孩子负责,要承担实际的经济压力。所以,我仍要强调,关键在家长,要让家长感到有前途、有实效、可靠、合算。实验班和非实验班的学生要兼容并收,不要把对实验有疑虑的家长吓走。
  当然,就圣陶学校目前的状况而言,尽管不宽裕,还是正在健康地发展。建校之初,我们首先在现有23亩校园的基础之上,又购置了50亩,以备开发。今天,轻工业部规划设计院已将未来的新校园的蓝图送到我的办公桌上,总建筑面积为18800平方米,各类教室63间,各类教研室、办公室24间,此外,还有运动场、篮球场、室内游泳馆、健身房、学生宿舍楼、教师公寓、教授小楼、研究所及其他设施,人均绿地12平方米。这个蓝图,是为圣陶学校在未来发展到2000人做准备的。“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校园,是我们办学的利器。“能不能留下学生,看软件;能不能招来学生,看硬件”,这句教育界的经验之谈还是有道理的。我们所面对的社会,已经不能简单地用“艰苦奋斗”去号召了,人们不远千里,把子女送来,交给我们的是来之不易的血汗钱,首先要有一个令人留连忘返的环境,才能达到心理的初步平衡。
  这样一个蓝图,对一座九年制的寄宿学校来说,已称得起是宏伟壮观。但是,光靠我们自己、靠学生学费、靠家长赞助,都是无法在短期内建成的。为此,我们理出了几条思路:
  1、敦劝有实力的企业家发心,或捐助,或借贷,提供雄厚的资金。
  2、建立“中华传统文化素质教育基金”,不仅建设校园,而且为天资聪颖、家境贫寒、有培养前途的孩子提供奖学金。
  3、举行弘扬传统文化的各种文化艺术活动,广泛义卖、募捐,收到助学、劝学的效果。
  4、在因特网上寻求全球华人有识之士的支持。
  目前,我已经着手,说服一位可敬的企业家决定带资150万元,为实现上述的蓝图开始投入。蓝图正是他出资请设计院做的。为实现第2项,我已向中国孔子基金会副会长孔繁教授提出申请,希望在基金会下开设此单项基金。至于第3、4项,我还未及考虑得很具体,但我相信诸位如果闻风而动,立即会有可行的方案提出来。
  经济是事业发展的基础,办实事就一定不能讳言经济。
  四、诸位对圣陶学校的鼓励、支持和推崇,使圣陶同仁深受感动。圣陶学校求贤若渴,欢迎一切有识之士共襄盛举。但是,圣陶初创,举步维艰,亦请诸位有所思想准备。
  一是要把待遇安排预先讲好,“朋友归朋友,事情归事情”,人人都要食人间烟火,要真共事就要真清楚。要的和让的,都在桌面上讲明白,避免日后为此造成隔阂。
  二是在合作之初,先把如果不能合作下去的处理方式想好。我们都不希望出现无法合作下去的矛盾,但是,事情的发展不一定会尽如人意,要预先制订善始善终的条例,反倒有可能保障顺利地合作下去。
  以公开信的形式沟通,是曾琦云先生给我的启发。既然我们做的是光明磊落的大事,不妨讲出来让同道们都听一听,也欢迎有更多的朋友加入,各抒己见。同时,我以北京市圣陶实验学校校董会和北京幽州书院传统文化素质教育研究所的名义,诚挚地邀请你们,在新学期到来之前的适当时间,汇聚北京,面商大计。如有同好欲至共酌,请提前向圣陶学校或我本人通报。

即颂
教安
                   海阳愚生文溪客
                    王志远

顿首
1999年1月10日

王志远联系电话:1391204085
FAX:010-66125993